台南市瀛海中學演講花絮貽薰01  
台南市瀛海中學演講花絮貽薰02  
●古巴
●2011.05@哈瓦那
剛到哈瓦那,被計程車司機騙了點小錢,我在黃黃舊舊的街上找住的地方時,被一群玩球的小朋友發現,他們整群朝我衝過來!
「中國!中國!中國!」
十幾個小朋友喊來喊去追著我跑……
雖然剛被騙了點錢,雖然我想聽他們喊「台灣」,但這群小朋友已經讓我愛上古巴了!
小朋友不追我了,但一路上皮膚黝黑的古巴人看到我仍然會問:「從哪裡來?」或用中文說:「妳好。」或說:「歡迎來古巴。」
這感覺怎麼有點似曾相識?是何時我曾有過這樣的感覺?
 
***
鎮裡有種殘破的高雅,但這裡路真不好找,沒有招牌,問路英文不通,好不容易找到《寂寞星球》推薦的旅舍,按鈴後老闆從陽台探出頭來。他客氣地請我上樓坐下,第二句話說:「滿了。」再說:「但,等等。」並開始打電話。
我一邊翻我的《寂寞星球》,他瞄著我的旅遊聖經說:「全都滿了!」
我斜眼看他,他又說一次:「全都滿了!」
我看著他的眼睛更斜,《寂寞星球》停在哈瓦那住處的頁面上……
最後老闆帶我去朋友的旅舍,房間乾淨明亮價錢合宜,我掏出在機場換的一點古巴貨幣說:「可是我現在沒錢付住宿費。」
「沒關係,離開時付就好。」
 
走在傍晚哈瓦那街上,這裡一定有很多觀光客,卻沒有多餘的包裝。找不到肯吐錢給我的提款機,找不到換錢的地方,只好先省著用,明天再去找銀行了。
 
***
早上我到銀行,拿出信用卡給櫃員,他試過後搖搖頭把卡還給我,我再拿出另一張給他。
「花旗銀行是美國的,不能用。」他直接退給我。
沉默一會兒,我說:「我沒有選擇了……」我抽出幾張備用的百元美鈔給他,瞬間損失百分之十四的匯差,災情慘重,但我很高興拿到印著切.格瓦拉的鈔票。
 
我用剛換到的錢坐在路邊吃飯,邊觀察隔壁桌的人和路人,我喜歡看古巴人見面的模樣,他們在路上停下來親吻,表情純真快樂。很快我發現古巴人不只對朋友、家人好,對我這遠道而來的外地人也一樣,騎腳踏車的人伸出一隻手和我擊掌,海邊站崗的軍人偷偷脫帽讓我拍照……
 
 
下午我到哈瓦那北岸河邊散步,這一帶的房子更老舊,熾熱的豔陽照得海面閃閃發亮,我走到岸礁找個地方坐,還沒坐好一隻拖鞋掉進海裡去了,眼看著拖鞋越漂越遠……旁邊的古巴人跳下水把拖鞋丟上岸。
「謝謝!」我趕緊去領鞋。
坐回岸邊,將拖鞋好好地放在身旁,捲起褲管垂著腳感覺海水打上來的涼意,剛剛的古巴人蹲在離我兩公尺旁的岸邊問:「妳不下去游泳嗎?」
「我只是走路經過,沒帶泳衣。」
他聽不大懂英文,走到我旁邊蹲著,我指指我的衣服,搖搖頭。
「妳從哪裡來?」
「台灣。」
「我有帶東西來吃,想分給妳,在我的背包。」他指著旁邊的背包。
「不用了,謝謝你。」
「我就在那邊,如果妳要找我的話。」說完他微笑走回原本的位置。
他皮膚黝黑,但眼神很和善。
 
他突然大喊我的名字。
「什麼事?」我看著他。
「妳真的不游泳?」
「不行。」我又指我身上的衣服。
「那明天呢?」
「不行。」
他跳進海裡,和兩個朋友在海上放一塊木板,上頭放一瓶裝在塑膠罐的啤酒,三個人在海裡圍繞著木板,看著海裡的他們感覺好自由。
好羨慕。
 
離開前我去跟他說聲再見,握了手轉身離開,走幾步我又回頭看他,他已經跳進海裡了,我朝他揮揮手,他在海裡高舉雙手送給我一個吻。
 
台南市瀛海中學演講花絮婉寧  
 
 
 
古巴
●2011.05@特立尼達
特立尼達的民宿老闆娘無招不出地想賺我的錢,從手工藝品、晚餐、計程車、舞蹈秀……每見我就問,鎮裡的人也都想做旅客的生意,我覺得很煩,卻很難討厭,那種感覺像:「錢很重要,但無論如何還是次要,你我開心更重要!」我和路邊的大叔沒聊幾句他就想賣我雪茄,我看了不想買,他沒說第二句話,笑容像最初一樣友善;路邊的腳踏計程車向我招攬生意,每次我都說:「不用。」他們的笑容還是一直掛在臉上,繼續輕鬆往前騎。
在古巴,心裡一直有個熟悉的聲音和感覺在鼓動,我不確定是什麼。
 
***
這天中午我走過一個公園,一輛載貨馬車從我身邊經過,左側的父親駕馭馬車,右側的小男孩回頭看我這外地人,我朝他微笑,揮揮右手,可能是右掌心的相機讓他以為我要拍照,他面無表情轉回頭去,那輛馬車「摳攏摳攏」繼續前行,我仍注視小男孩越來越遠的背影,在好幾公尺的斜對角,當馬車要左轉進巷口前,小男孩又一次回頭看我,我再對他微笑,這次手沒舉起來,他也對我笑了,我笑著用唇語對他說:「掰掰」。
胸口好燙……
想起在哈瓦那時,我依在陽台看街景,路過的一輛人力腳踏車上的小妹妹一直仰頭看我,她在風中親吻了我,我一直笑著看她,她也一直望著我笑,在她離開我的視線前又吻我一次。
 
我的心,妳怎麼了?
 
待在特立尼達最後一天傍晚,我到廣場附近閒晃,老舊的教堂階梯上坐著一位伯伯在彈吉他,他像多數古巴人見我第一句話先說:「中國?」
「是台灣!」
他開始彈奏不同旋律,把台灣唱進詞裡,我邊笑邊走邊回頭看一直在唱著的伯伯。
 
又逛回教堂時,天色更暗了,伯伯還在,灰藍色的天光讓伯伯和老教堂有種融為一體的浪漫,他看到我又開心地彈吉他唱歌,越來越安靜的特立尼達街道,他的歌聲應能傳到不少人耳裡,或許音樂在這裡太普遍,沙沙的樂器聲、咚咚的鼓聲總突然奏起。伯伯的歌聲與快入夜的特立尼達融為一體,我坐在他旁邊聽他唱歌,一首接一首。
我知道了!我心裡鼓動的是對古巴的愛與羨慕,因為古巴和我的內在互補,長久以來我羨慕能在言語和行動上大方表達自己的人、有活力的人、一種發自內心自由的人。
而這熟悉感,是曾經土耳其給過我的感動,純真、熱情、友善、快樂。
我所感動並愛上的,是與我本性互補的古巴。
 
台南市瀛海中學演講花絮  
 
 
~文字取自《卸下面具去旅行
卸下面具去旅行cover  
卸下面具去旅行內頁圖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