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1 08.37.44  

 

「為著欲講這句『無愛』(不要),阮灣寶逐次攏愛(要)來台北,來台北抗爭,今仔日已經是第十二擺(次)啊。

我會使講,今仔日抗爭農民的職業,不是種田,遮農民的職業,是抗爭。

是為啥物這款政府、有這款制度,來訓練農民有第二專長『抗爭』?

因為愛(要)抗爭,伊才會使保留伊的土地,才有法度來保護伊的財產,伊才會使安心耕種。

今仔早起遮農民、鄉親佇咧(在這)營建署門口這邊等待,恁(你們)看到這款(這樣)的場面,敢講攏袂(都不會)心痛?」

 

在台灣居民與縣府各自陳述後,灣寶居民便至其他營建署的大禮堂等待委員閉門討論。

等待時,政大返穀社的學生和聲援者拿著一把吉他,演奏以洪箱生命史濃縮而成的創作曲《黏土》。

灣寶里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唱著,終於在「遮是阮的家」的歌聲中,迎來營建署副署長許文龍宣布:

 

「行政院農委會基於保護優良農田跟農糧安全,已經明確表達反對意見。

今天有很多持優良等則的地主也都持反對意見。

為了農業生產跟家計有繼續農耕需要這兩個理由,

所有委員覺得此案選擇區位不恰當,不同意變更。好不好?

大概就做成這樣的結論。謝謝大家。」

 

當許文龍陳述完結論,大禮堂立刻爆出掌聲與哭聲。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這馬攏無法度講話....」

陳幸雄老淚縱橫,不停用手掌抹去眼淚,

除了一再對所有一路支持他們抗爭的聲援者道謝以外,

無法言語。

 

春萌﹍江春波  

 

「區位選擇不恰當,因此不同意變更。」

這樣簡單明確的駁回開發理由,

農委會早在第一次審查時就表達過。

但這位代表卻因為過於誠實而被調離,

顯示所有具國土規劃與都市計畫專業的行政部門,

早在苗栗縣政府送案審查的第一天起,就看穿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的荒謬。

然而為著錯綜複雜的經濟利益與政治壓力,所有人都被迫困在結構裡沈默、說謊。

農委會那張「原則不同意變更」的關鍵公文,即是最好的注腳:

 

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提出變更使用農地之合理性、必要性或有無替代方案、是否屬國家重大建設等充分資訊,

應非僅本會就農地變更審查一端所需,而係各參與審查學者專家必要參據之資料,

亦為執行行政院吳院長指示應審慎評估農地變更使用而有其必要,

農業部門係土地供給者,而非需求者,如無開發即無農地變更使用問題。

 

換言之,在全台工業區浮濫閒置的情況下,

若無政治力介入,倘若一宗開發案以「國家重大建設」之名執意開發,

就算是優良農地,也得出讓。

 

洪箱於是這樣祈求:「希望咱台灣全省个土地攏(都能)會使像阮仝款保持住。

我希望全台灣个特定農業區攏會使毋免(不用被)予徵收,

所有个農民攏會當佇這塊土地頂頭好好務農、好好生活。

雖然庄跤(鄉下)生活不親像城市仝款多采多姿,

毋(我)過阮庄跤人真快樂。」

 

當時已近傍晚,晚春夕照暖斜斜灑落在上午他們從苗栗以扁擔帶來的紅龜粿上,

 黏膩Q彈的表皮被照得瑩亮,喜氣洋洋。

大夥激昂地笑,掰開紅龜粿吃食。

雖然涼冷,包裹其中的豆沙餡依舊傳出彷彿才剛炒拌過的砂糖甜香。

 

居民朗笑得以保留土地,但張木村一語不發。

他站在洪箱身後半明半暗之處,用手背不斷抹著臉頰上的淚。

張木村開心,但對徵收制度仍感惶惑:

「土地徵收制度若是一直無改,灣寶凡勢(也許以後還要)後擺(之後)閣愛(還要)戰!」

 

儘管有著憂慮,留下土地家園,仍是最重要的大事。

在營建署外,灣寶居民向三年來支持他們抗爭的民眾鞠躬表達謝意,

首度帶著笑意由台北回家。

 

一到灣寶,所有居民立刻集體前往雲龍宮捻香祭拜,

感謝王爺庇佑,讓她們能夠二度保留土地家園。

接著,便是脫下鞋子,赤腳下田觸摸親密一輩子的土地。

 

沒有人想著休息,他們心裡頭只有一個念頭:

「好來去巡田啊。

今年的西瓜,一定會更加油!」

 

 

~節錄自《黏土:灣寶,一段人與土地的簡史

黏土:灣寶,一段人與土地的簡史  

胡慕情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