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的問題

 這世界沒什麼大變化。當我年輕時,成功對我的意義跟現今大多數人認為的一樣,無外乎名聲、財富,和權力。在教室裡它就是名列前茅;在教練圈裡,就是贏得比賽;在商場上,就是大筆利潤;在政治場上,就是權力。

  拿出你最好的表現,結果卻輸球了?你是個輸家。

打敗次等的對手,或是靠運氣贏球?你是個贏家。

就我看來,這兩種標準都是錯的。在拿出最好表現之後,我該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嗎?不該。若我沒有付出全力,我算得上是個勝利者嗎?不算。

  但是當我還在丹頓高中當教練與老師的時候,我每天看到的都是這種錯誤的態度,讓我想要為自己的學生和我自己尋找出更好的方式,也就是更有建設性的成功定義與標準。這種追尋帶我回到我的童年。


成功的禮物

  一位好父親送了一份特別的禮物給他的孩子,這孩子花了很多年卻無法打開它。當我父親第一次送給我他的成功哲學作為禮物時,我無法完全領會他話中的智慧。我當時太年輕了。

  我們曾在田野收割後走過粗硬的殘梗間,也曾在寒夜裡圍坐在柴火燃燒的壁爐邊,這時我父親會對我說:「強尼,記住這句話,而且要好好地記住:

『永遠不要企圖變得比誰更好,但是永遠不要停止成為最好的你。你能掌握的是後者,不是前者。』」

  這是他教我評斷自己是否成功的方式,也就是以我實質的努力做標準,而不是我在籃球場上、教室裡,或人生中打敗多少競爭的對手。

  很顯然地,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們都要努力去爭取勝利,但對我來說,首要前提就是要付出百分百的一切努力,盡我所能地去變成最好的自己。

  這是我父親給我最好的禮物,也是我整套領導方法的起點。

他讓我知道評斷成功的最終標準,應該是我們為了實現最佳的自我而不斷付出的努力。

  我在一九三四年的某個冬夜寫下了這句話,來解答前述我在執教生涯初期所面臨的麻煩問題,它也成為我對成功的定義基礎:

「成功是一種心靈的平靜,當你知道自己已盡其所能地變成最好的自己時,你不只獲得了滿足,也從而獲得了平靜。」

  如你所見,這一切都根基於我從小學到的道理,那個在印地安那農場上長大的年輕男孩從小就知道:盡我所能,就是成功。


---摘自團隊,從傳球開始:五百年都難以超越的 UCLA 傳奇教練伍登培養優越人才和團隊的領導心法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