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7334657-284218164_n.jpg

 

 

特芮絲停下來,然後站起身,慢慢走到寫字桌前。是的,她能理解卡蘿寄這封信給她的原因,因為卡蘿愛她的孩子,更甚於愛她。也因為這樣,那群律師才能夠打擊她,強迫她做出他們希望她做的事。特芮絲不敢想像卡蘿被迫做出決定的樣子,但這種光景就出現在卡蘿的信中。特芮絲知道,卡蘿投降了。有短短一下子的時間,她有種古怪的感覺,認為卡蘿只把自己的一小部分精神投注在她身上。也因此突然間她覺得兩人密切相處的這一個月時間,就像一個巨大的謊言,裂縫產生,世界傾覆。但接下來她又不相信事情是這樣。不過事實俱在,卡蘿已經選擇了自己的小孩。她盯著桌上理查寫來的信,感覺到她想對他說的一字一句,在內心如潮水洶湧而來,這些話她從來沒對他說過。他到底瞭解她多少?是什麼事情讓他瞭解了她?她接下來又讀起卡蘿的來信。

 

⋯⋯又誇大,又縮小。對我而言,親吻以及男女床笫的愉悅,這兩件事情之間似乎只有程度上的差別。舉例而言,親吻並未縮小,親吻的價值也不能被任何人所斷定。我在猜想,這些男人是不是以「自己的行為能否製造出小孩」為標準,來衡量愉悅的程度呢?如果他們的行為能製造出小孩的話,他們就有可能會認為自己可以從中獲得更大程度的愉悅。我現在說的,畢竟是和愉悅程度有關的問題,但如果要爭辯「冰淇淋甜筒」和「足球比賽」兩者之間的差別,或者貝多芬的四重奏和《蒙娜麗莎》這件作品之間,何者能夠產生比較多的愉悅,那又有什麼意義?這個問題還不如留給哲學家討論。但是這些男人的心態是,我這個人不曉得是因為什麼原因,不是瘋了就是盲了(我想,這些男人的心裡面還有一點遺憾,遺憾像我這麼一個美麗的女子,男人竟然得不到)有些人會把「審美標準」加入討論之中,我指的當然是把這個標準加諸在我身上。我認為如果他們真的想爭論這件事的話,只會引人發笑罷了。但我沒有提到的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更是沒有任何人想到的一點就是,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間的親密關係,是否有可能是絕對且完美的?這種絕對和完美,從來沒有出現在男性與女性的關係之間。有些人要的,是否就是這種絕對而完美的關係呢?而其他人只是渴望男女之間善變又不確定的感情。昨天有人說,或至少暗示我說,我現在的所作所為會讓我墜入人類邪惡和墮落的深淵。的確,自從他們把妳從我身邊奪走後,我就已經深深沉淪了。事實上,如果我繼續這樣下去,持續受到監視,持續被人攻訐,永遠無法長時間擁有一個人,到頭來我對其他人的認識都只會停留在表面,那這樣的情況才是真正的墮落。或者說墮落的本質,就是逆著自己的天性生活。

 

 

親愛的,我對妳傾吐了這一切(卡蘿把下一行劃掉了),妳對於妳自己未來前途的掌控,一定比我要好,我可以當妳的錯誤示範。假如妳現在受到的傷害,已經超越了妳認為妳所能承受的程度,假如我們之間的事情使得妳(無論是現在或將來)怨恨我,那我就不應該覺得遺憾。我就是這樣跟艾比說的。正如妳說過的,我可能就是那個妳註定要相遇相愛的人,而且是唯一的那個人,妳當然可以把這一切事情都置之腦後不管。但如果妳心裡還想著我們兩人的關係,儘管現在遭逢到的失敗及挫折,我真心知道妳那天下午說的話是對的:我們的關係,不需要弄到這樣。如果妳願意的話,我真的想在妳回來之後跟妳聊聊。

 

 

妳種的盆栽還在後院長得很好,我每天替這些植物澆水 ⋯⋯

 

womany_38_1457771160-4327-1739.jpg

 

 

 

特芮絲再也讀不下去了。在門後,她聽到有一陣腳步聲緩緩走下樓,穿過客廳,腳步聲遠去時她打開門,站了一下子,掙扎著是否要在衝動之下直接走出這幢房子,把一切都丟下不管。然後她走過客廳,來到後面古柏太太的門前。

 

 

古柏太太應門時,特芮絲把她先前準備好的話都說出來了,也就是自己當晚就要離開。她看著古柏太太的臉,古柏太太好像沒在聽她說話,只是對自己所見到的景象予以回應。突然之間,古柏太太成了特芮絲自己的倒影,她就是不能這樣轉身就走。

 

 

「嗯,我很遺憾,貝利維小姐。要是妳的計畫出了差錯,我很遺憾。」她說,臉上只露出驚訝和好奇。

 

 

特芮絲回到房間開始打包。躺在行李箱底部的是折好、壓平的厚紙板模型,然後是她的書。一會兒之後,她聽到古柏太太慢慢接近,好像拿著什麼東西一樣。特芮絲想,要是她端來另一盤食物,自己一定會尖叫起來。古柏太太敲門。

 

 

「親愛的,要是有信寄來,我要把妳的郵件轉寄到哪裡?」古柏太太問。

 

 

「我還不知道,我會寫信告訴妳。」特芮絲挺直身體,只覺得頭昏眼花,而且想吐。

 

 

「妳今晚就要動身回紐約了,是嗎?」古柏太太把六點過後的時間全部通稱為「晚上」。

 

 

「還沒有,」特芮絲說:「我只是要趕一點路。」她已經無法忍受獨自一人了。她看著古柏太太的手,放在腰帶以下的灰色格子花紋圍裙裡,使得圍裙都鼓了起來;她看著破掉的家居軟鞋放在地板上,磨得變成紙一樣薄。這雙鞋在她還沒有來這裡之前,就已經踏在這些地板上好多年,而且在她離開之後,還會繼續走在同樣的路徑上。

 

 

本文摘自《鹽的代價》

作者: 派翠西亞.海史密斯

14537781488806_big.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讀書共和國 的頭像
讀書共和國

BookRep讀書共和國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