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  

人類社會的發展正如黑格爾所說,呈現出螺旋狀前進的態勢。

當臺灣引進了咖啡種植這項產業的時候,一般人並沒有把咖啡當作日常生活必需的飲品。後來這種經濟作物一度衰落,又再度興起,等到Will 坐在阿Ken 的咖啡館裡的時候,已經是大街小巷隨處能碰見咖啡館的時代了,不只在臺北。

 Will 到上海之前一直生活在臺北。臺北有大大小小許多家咖啡館,其中有一個相對穩定的群體──精品咖啡館。說它們穩定,既因為它們的主人對於如何做大生意、擴張規模並不太在意,同時它們的主人個個身懷技藝,足以維持店裡產品品質的穩定,而不至於讓店隨便陷入經營不善的困境。它們的主人不關心擴張規模,所以這樣的精品咖啡館往往門面有限,招牌不甚起眼,如果勸老闆拿出幾十萬元來整修店面、做些巧妙精緻的裝潢設計,他們一定寧願用這筆錢來添購更精良的咖啡設備以及原料。這些精品咖啡館多半是家族生意,老闆親自擔任咖啡師,並且對於開連鎖店非常謹慎。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你知道臺北有多少間咖啡店,拚手藝才是真的,現在的客人也厲害,比如都是濃縮咖啡,他喝了別家再來我家喝,就能說出我們兩家用的是什麼咖啡豆。」這番話是咖啡店老闆阿Ken Will 說的。

 精品咖啡館在品牌連鎖咖啡館面前總有一點略顯清高的姿態,就和很多人在人群裡願意表現出的一樣。人的內心很奇妙,有時候渴望孤獨,有時候又害怕孤獨。

 Will 第一次走進那間咖啡館的時候,看見門口蹲坐著一個人在喝酒,穿著短褲拖鞋。他從喝酒的人身邊走過去,進到店裡,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這是一間不到三十坪的店,從菜單上來看主營咖啡,但Will 嗅到了酒的味道。門口那人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Will 的視線在門口那條小路上停留了一會兒,然後要了一杯拿鐵。他找的座位在角落裡,原本店內燈光就不甚明亮,到他這裡就更暗了,光的觸角落在他腳尖前一、兩公分的地方,他把腳縮了縮。

 所有不用按照嚴格的上班時間、不用堅守在貼著自己名牌的那個隔間裡的工作,不外乎這麼幾種,設計師便是其中之一。設計師是最引人遐想的一個職業,它介於藝術家和普通人之間──不管人們對於藝術家的想像是不是真的,不管藝術家最後是不是變成了商人。

 Will 就是一位設計師。他在完成一件案頭工作以後想要放鬆一下,一個人,於是走進了這間咖啡館。

 他一直不太理解為什麼人們喜歡成群結隊地坐在咖啡館裡。

「說話不會很累嗎?約一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不會很累嗎?想走的時候又不能站起來就走。」

 後來有一次,他坐在這間咖啡館的吧檯前的椅子上,吧檯裡和他面對面的是第一次拿菜單給他的服務生,在一邊做著咖啡的是老闆,就是那個在門口喝酒的中年人。

 「我當兵回來以後第一次喝咖啡。那時候星巴克在臺北開不久吧?」

 老闆在一旁說了個年份。

 「星巴克沒有你們的咖啡好喝,不過它真的教會很多人喝咖啡,你說是不是?」Will 的手機響了一下,他看一眼說:「同事找我。」老闆朝他揮揮手,「晚上一起吃飯。」

 他忽然就決定不當設計師了,離開那個看上去和藝術無限接近的職業。「我沒有選擇,是它選了我。」他喃喃自語。他作為合夥人之一,與咖啡店老闆一起開發了一個咖啡品牌,在北京短暫停留之後到了上海。

 在上海開店的幾年裡,聽到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樣的咖啡算是好咖啡?」這個問題在他買第一把咖啡壺的時候也曾經問過阿Ken。「醇厚感、風味、回甘……這些所謂的標準說起來太多了,其實總結起來就是入口喜不喜歡。同一個產地的咖啡豆,不同的烘焙師做出來的就不一樣,所以不能說哪個產區的就一定最好。」

 好喝最重要。和生活一樣,自己覺得愜意最重要。 

 

---摘自《一人食:一個人也要好好吃飯

(一起來)0ZFS0022一人食:一個人也要好好吃飯_300dpi平面+書腰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