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處  

 

小學的時候,心理醫生都會把我暴虐的情緒導向正軌,

所以我用剪刀剪東西;

黛安阿姨買了像門簾那種又重又便宜的布料,

我拿著老舊的布剪,上上下下,來來回回地剪:

恨死你恨死你恨死你

 

剪開的瞬間,布料輕聲呻吟,

當你剪到拇指發疼,肩膀因為弓太久而酸痛,

然後剪剪剪,

布,終於在你手上裂成兩半,

像幕一樣拉開,多完美的一刻,

可是然後呢?

 

這就是我現在的心情寫照:

之前我好像埋頭在鋸東西,

等終於鋸開了,

卻再次發現只有我孤單一人待在我小小的房子裡,

沒有家人、沒有工作,

手上拿著兩塊布,

茫然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走。

 

班恩說謊。

我希望這不是真的,但真相擺在眼前,不容我否認。

不過是高中時的女友,為什麼要說謊?

我的思緒好比困在閣樓李的小鳥,來回追逐。

說不定班恩說的是實話,

那張紙條不是黛安寫給他的,

只是一張被我們加其中一人偶然撿回來的紙條。

嘿,搞不好是蜜雪,

她可能看到哪個高年級男生亂丟,

就從垃圾桶裡撿回來,變成她勒索的重要依據。

 

不過,說不定班因真的認識黛安卓,

而且深愛著她,

但她卻已經死了,

所以他的口風才會那麼緊。

 

就在殺死我們家的那一晚,

他也殺了黛安卓,一起獻祭給魔鬼,

她的屍骨就埋在堪薩斯一望無際的農場裡。

 

我害怕的那個班恩又回來了:

我眼前閃過熊熊的營火,酒在瓶裡晃盪,

黛安卓跟紀念冊上的照片一模一樣,

笑起來時瀑布似的捲髮也跟著顫動,

她眼睛避著,或許是在哼歌,

營火把她的臉色映成橘色;

班恩就站在她後面,

輕輕地把鏟子舉起來,

眼睛盯著她的後腦勺...

 

話說那些跟他一起搞魔鬼崇拜的人到哪裡去了?

當初邀他參加的那群面無血色、眼睛黑亮的青少年,

他們人呢?

 

我已經把跟案情相關的資料細節全部讀過。

警方從沒找到任何一個跟班恩在一起搞魔鬼崇拜的青少年。

班恩被捕後,金納吉市那些披頭散髮、吸毒的混混全都回歸到鄰家男孩的身份。

轉變還真是輕易啊!

 

兩個二十出頭的「毒蟲」出庭作證,

說班恩在按發當天出現在他們聚會的廢棄倉庫,

當時有人彈起了聖誕歌曲,

班恩立刻像魔鬼一樣厲聲尖叫。

他們聲稱親耳聽到班恩自己說要獻祭撒旦,

還說他和一個叫崔伊‧提百諾的大男生一起離開,

聽說崔伊會支解牛隻而且崇拜撒旦。

 

至於崔伊‧提百諾則聲稱自己跟班恩不熟。

此外,崔伊有不在場證明,

他父親葛雷格‧提百諾會替他作證,

說他案發當晚都待在家裡,

而他家在瓦枚戈市,

距離案發現場一百多公里。

 

所以說不定班恩是寂寞到發瘋了,

但也說不定他是清白的。

我的思緒又像小鳥在閣樓裡四處衝撞。

砰。鏗。羽毛紛飛。

 

我在沙發上不知坐了幾個小時,

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

卻又計無可施。

就在這時,我聽到郵差沈重的腳步聲,乓走上門階。

 

 

 

吉莉安‧弗琳(Gillian Flynn)  

出生於密蘇里州堪薩斯市,父母皆是社區大學教授。在雙親的影響下,她從小就在書籍和電影的浸潤中成長。堪薩斯大學畢業後她進入加州的雜誌媒體,之後移居至芝加哥,在西北大學取得新聞學碩士學位,進入《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工作,曾經在世界各地的拍片現場採訪。

 

她於2006年推出首部小說作品《利器》,立即得到史蒂芬‧金、哈藍‧科本、薇兒‧麥克德米等文壇巨匠的高度推薦,同時入圍艾倫坡小說獎決選。接著,《利器》創下了史上首度同時獲得兩座英國匕首獎的罕見記錄:年度新人獎及佛萊明鋼匕首獎。全球各主要國家紛紛出版該書,目前已在20餘國發行,而電影版權售出後作者本人更獲邀擔任此片的劇本改編工作。

 

吉莉安‧弗琳目前已出版《利器》和《暗處》兩部小說,兩書均受到推理文壇與媒體的好評,史蒂芬‧金、哈藍‧科本、薇兒‧麥克德米都稱讚她高明的書寫功力。目前她正在創作第三部小說。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