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901  

馬內《推黎公園音樂會1862 油彩、畫布76 x 118 公分    英國倫敦國家藝廊

 

 

工業革命造就了中產階級,而經濟的優渥允許中產階級在工作之餘從事休閒活動,成為十九世紀後半葉的新興景象。許多印象派畫家將中產階級歡愉的都會娛樂納入繪畫題材,描繪各式各樣的新興休閒活動,例如馬內在1862 年的《推黎公園音樂會》(Music in the Tuileries[6] 即是描繪市民蜂擁前來聆聽樂隊演奏,畫中的人物除了馬內本人與他弟弟之外,還包括了詩人波德萊爾Baudelaire)、詩人兼小說家碟歐菲爾.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花卉畫家翁利.方丹拉圖(Henri Fantin-Latour)以及作曲家賈克.奧芬巴哈(Jacques Offenbach)。

 

馬內巧妙地將十七世紀的荷蘭群體肖像融入了巴黎公園的音樂會活動中,也如同荷蘭群像一般採用遠距離的角度來描繪;至於色彩的運用,這時的馬內還傾向西班牙繪畫的影響,黑色用得很多,一直到後來由於受到他弟媳婦蓓爾特.莫里佐(Berthe Morisot)的鼓勵,馬內才開始使用印象派的彩虹色系。

 

相對於馬內所描繪之上流巴黎人在星期天下午的活動,雷諾瓦於1876 年也繪有《煎餅磨坊舞會》(Dance at Le Moulin de la Galette[7]。當時的蒙馬特仍屬於市郊,這個磨坊就座落在蒙馬特丘頂上,以美味的煎餅而聞名,吸引了當地工人階級的年輕男女以及一些藝術家。畫中前景的幾個人物都是雷諾瓦的朋友,左邊中景較空曠處跳舞的則是他的模特兒瑪果(Margot)與名叫卡碟納斯(Cardenas)的古巴畫家。

071902  

 

雷諾瓦《煎餅磨坊舞會》1876  油彩、畫布 131 x 175 公分法國巴黎奧賽美術館

 

 

雷諾瓦關注的則是呈現星期天下午活潑快樂的人群,他擅長以輕快的細小筆觸來作畫,不但有助於捕捉自然光與人造光線投擲在人群與地面的光影變化,也有助於表現歡娛輕鬆的氣氛,再加上彩虹色系的使用,使得畫面更加洋溢著熙攘熱鬧。從未有一幅畫以這麼大的尺寸、如此近距離地描繪巴黎中產階級的假日生活;畫家給伊伯特家境富裕,經常贊助當時尚未成名的年輕畫家,於是買下這幅《煎餅磨坊舞會》,而於1894 年遺贈給奧賽美術館。

 

雷諾瓦在1881 年所繪的《划船聚會的午餐》(The 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8] 仍然延續這類題材,描繪他的朋友在霞圖(Chatou)佛內斯之家的餐廳(Maison Fournaise)俯覽塞納河的陽台午餐聚會的情景。當時的巴黎人喜歡到塞納河泛舟、用餐、甚至過夜。畫中前景桌子的右邊坐著的是畫家給伊伯特,他喜歡划船,穿著無袖的水手服,戴著船夫草帽,坐在桌子另一邊逗著小狗的年輕女郎則是阿琳.夏里果(Aline Charigot),是雷諾瓦剛認識的女裁縫師,後來成為他的妻子。

 

值得一提的是,這幅相當複雜的《划船聚會的午餐》是即席的寫生之作,沒有事先的習作,但後來雷諾瓦用了數個月的時間再作改動,並且再請他朋友當模特兒,最後又添加了帶有橙紅色條紋的遮陽棚,不但使色彩鮮明溫暖起來,也增添畫面的輕快生動氣氛。

071900  

 

雷諾瓦《划船聚會的午餐》1881 油彩、畫布 130.2 x 175.6 公分   美國華盛頓特區飛利浦斯美術館(Philips Collection

這幅畫細膩而生動,元素頗多,結構相當複雜,但又呈現不經心的畫面效果。

 

坊間流傳作家左拉(Émile Zola)曾經批評印象派畫家「在油彩顏料尚未乾的時候就趕緊把速寫賣掉」,於是雷諾瓦便以這幅《划船聚會的午餐》作為反駁。

印象派畫家的快速用筆產生了信手揮灑的效果,讓觀者忽略了畫家在構圖上的考量與經營,這種不刻意的構圖效果反而適合表現現代生活的場景。

 

 

―摘自《藝術史101:從印象派到超現實主義

藝術史101-cover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