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丸龜市猪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就位於JR丸龜車站附近。

一處路過時可以順道進去看看的地方……如此平易近人的風格,正是猪熊追求的美術館型態。

通勤、上學、購物,在同樣的時間軸上邂逅藝術。

在這裡巧遇猪熊,他想對世人拋出什麼提問呢?

 

關於「畫中有勇氣。」

 

猪熊在著作中寫道:「藝術家始終在摸索著什麼是迄今還沒創作的東西。首先必須與『常識』作戰。(中略)對於新人來說,常識是敵人,為了開啟未知世界,必須超越常識,所以需要勇氣。」(《我的履歷表》,丸龜市猪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

 

一九○二年生出於高松市,因為擔任教職的父親經常調職,小時候幾乎每年都會轉學。小三時,就讀東京美術學校雕刻科的堂兄送他畫具,並且啟發他領略繪畫之美。四年級時,他就常忘情擬摹住家附近歌舞伎座的劇目畫。升上小五後,開始隨身攜帶畫架與素描本,「我天生個性執著」如同他對自己的評價,除了繪畫以外,也曾忘情地做煎蛋捲,完全是一旦對某事感興趣就會一頭栽進去的個性。

 

猪熊就讀丸龜中學一年級時,母親因病去世。當時他非常煩惱前途,因為認清自己的數理能力弱,才毅然放棄發明家的夢想,進入東京美術學校就讀,專情於繪畫。

 

婚後與妻子相偕遠赴巴黎,並結識了馬諦斯, 被稱讚說「你的畫太棒了。」然而他卻感到沮喪:「這句話好比在說:『這不是你自己的畫』。(中略)畫得好, 感覺上是在說,這是為了讓別人覺得好而畫。

 

畫技的巧拙是最自然的, 能夠坦率、毫不矯飾地將想法呈現在畫布上, 才是最重要的。『你的畫,好過頭』馬諦斯說的其實是這個意思。(中略)這句話成了我這一生的訓誡。」(摘文出處同上)

 

後來因為戰況越烈,猪熊決定回國從軍, 打算用畫筆記錄戰爭。一九五五年,再度離開日本,前往巴黎。途中經過紐約,卻深受那裡無窮的活力吸引, 一待就是二十年。這是猪熊五十三歲的事。

 

猪熊有感於紐約街頭的塗鴉、海報的痕跡、路旁的破銅爛鐵:「塗鴉將最純粹的人心留在牆上, 顏色、形狀、創作者的年齡,每一個塗鴉都訴說著不同的故事,比言語更能傳達思想。這樣自然的表現方式真的很有趣。」(摘文出處同上)

 

深受紐約街頭塗鴉啟發的猪熊,在曼哈頓開個展時,展出作品九成以上都是抽象畫,他回憶說:「曼哈頓的藝術家很乾脆地脫掉陳舊上衣, 然後靜心地思索。(中略)正因為沒有歷史包袱, 才沒有名為『歷史』的粗繩扯後腿。傳統固然重要,但也可能束縛創作者裹足不前。(中略)他們帶給城市勇氣,脫去陳腐,表現出不屈服傳統的創作力。」(出處同上)

 

一九七三年,猪熊因腦血栓昏倒返國治療。幸好症狀輕微,之後從春天到秋天, 猪熊在東京舉行個展,冬天則在夏威夷繼續創作。

 

一九九一年,丸龜市猪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在猪熊健在時開館。這間美術館是猪熊與建築師谷口吉生一起催生的。

 

猪熊從幾處候選地點挑中車站前的這一處。「外出購物時可以順道過來參觀一下」是挑上這個地點的主因, 因為猪熊希望能將現代藝術融入日常生活。依循猪熊的想法, 高中生以下免門票, 所以不時可以看到當地小學生走進美術館。經過幾次的造訪, 藝術會自然留駐孩子們的記憶中……或許透過這樣的方式, 猪熊也將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

 

摘自器物的足跡:打開生活工藝地圖

(一起來)器物的足跡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