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陋屋交給有愛的人,即使簡陋,

光與影會找回溫度,麻木的外表會找回感覺。―羅伯特.卡彭〈羔羊晚宴〉

 

新鮮的香料植物向來負責提振,特別是荷蘭芹,長久以來,往往在事物衰退之際擔起重任。在古希臘時期,即將消逝的人事物稱為需要荷蘭芹。掌管香料植物的女神普西芬妮同時是冥界的女王與春天的女神。無論為死亡或重生祈福時,荷蘭芹都架起了此生與來世間的橋樑。

像荷蘭芹這樣豐美的香料植物,只要輕輕灑上一點,食物就會搖身一變,像是經過精心烹調。香料植物相當實用,好比點亮蠟燭就能改變整個房間的氣氛。

我建議每次你看到荷蘭芹,就買上一把。當你手上有了荷蘭芹,就會像拿到鐵槌的小孩一樣總是到處敲敲打打。

無論是味道太淡、放了太久,或者反正菜就擺在眼前,你想順手加強一下風味,總之每道菜都用得上荷蘭芹。

像春天般新生的水波蛋,需要加點荷蘭芹。熱騰騰的白飯、剛煮好的馬鈴薯,加了奶油和乳酪的義大利麵,都需要加入大把荷蘭芹。吃剩的白飯、隔夜的馬鈴薯、禮拜一的奶油乳酪義大利麵做成的義大利烘蛋,同樣需要荷蘭芹。

這些食物靠荷蘭芹來變得更明亮、更貼近當下,將這些食物送入口中,你也會覺得自己更活在當下。

 

推薦菜單:香料植物濃湯

 

(視覺圖僅供參考)

 

奶油五湯匙(50毫升)

胡蘿蔔半條切碎

洋蔥半個切碎

荽(香菜)、荷蘭芹、整支細香蔥、菠菜、酸模、萵苣葉等香料植物共八杯(1920毫升)

小馬鈴薯兩個,去皮切大塊

鹽一湯匙,調味用

水四杯(960毫升)以上,用來蓋過食材

檸檬汁

烤麵包丁、細香蔥、香料植物調味油、酸奶油、裝飾用優格(可加可不加)

 

在大鋼鍋理融化奶油,加入胡蘿蔔和洋蔥煎軟,再放入馬鈴薯、水和鹽、煮滾後火轉小以文火燉煮,直到馬鈴薯完全鬆軟散開。

加進香料植物,加鹽調味,然後分幾次用處理機攪打成滑順的濃湯。如果湯看起來有很多渣滓,用細網過濾。這道湯冷熱皆宜。

上桌前擠點檸檬汁,灑上小塊烤麵包丁,放上其他香料植物或裝飾。

 

 

摘自永續的一餐:簡樸、靈活與惜食的烹飪手札》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