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s  

 

如果心靈平靜了,那還有什麼好講的。

於是我們說:

把今天當作今天活就好了。

但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換句話說,所謂今天究何所指?

 

很顯然地,人類從來就有一種習慣,即:

把部分當做全部來處理。

事實上,昨日或過去的一切,不可能不滲透到今日之中,也一如今日滲透於將來。

所以說,時間是不可分的連續體,只是由於它本身的存在,也具有一種形式的週期性,

於是人類也就順便以此而造就了一種,

介於個別與整體間之形式性的象徵說明。

 

所以,邏輯所說明的是全部關係之象徵。

數學是一連續性整體之象徵。

同樣,今日的生活,就是全部生命的象徵。

所謂說明或表達,永遠都只是一種象徵。

 

把判斷當作是一種真實的結果或目的,

是人類存在中最為不智而危險的事。

 

~節錄自《我有那麼一種心情:哲學、美學與生命的刻痕

我有那麼一種心情:哲學、美學與生命的刻痕  

 

史作檉

集詩人、音樂家、畫家,與哲學家於一身,及科學、哲學、人類學、藝術,以至宗教領域。

以纏繞式詩語表述,以生命的徹知徹解為其指向,以奉獻付出為其終極關懷。

一位表裡一致,用生命自我要求並實踐的哲學家。

 

1934年生,台灣大學哲學研究所畢,當 代極其重要的哲學思想家,

曾被中國大陸「北京大學出版社」喻之為華人世界唯一活著的哲學家。

史作檉以生命的實踐來印證哲學,以哲學的思辨來豐富生命的內 涵。

史作檉終其一生對於生命始終進行著永無止息的哲理省思與實踐。

 

近年著作有:《尋找山中的塞尚》、《看見真實心靈的杜布菲》、《水墨十講:哲學觀畫》、

《極現與統合─新藝術與科學十六講》、《光影中遇見林布蘭》、《雕刻靈魂的賈克梅第》等等。

讀書共和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